•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手持180亿元现金,42岁张邦鑫离开中关村

    2022年04月07日 08:06   来源:中国企业家   赵东山

      就像一个生活宽裕的中产突然要咬紧牙关过日子,对于好未来来说,一件眼前无法避免的事情就是,搬去租金便宜的远郊。

      可能再也不会回到中关村了。

      “邦鑫(张邦鑫)跟我们说,我们要离开这水草丰美的地方,去开启更艰苦的二次创业。”好未来前员工王少杰告诉《中国企业家》。以总部所在地丹棱SOHO为中心,好未来多个办公区本都散落在中关村各个黄金地段。但现在,随着裁员和业务转型,大部分员工已搬至更北边的清河。

      中关村是好未来的起点,也是创始人张邦鑫梦想开始的地方。

      2003年,从四川考到北京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张邦鑫,在学校旁边租了一个12平方米的办公室,和同学搞起了自己最擅长的数学培训。那个时候,包括张邦鑫在内的北大学生对学长俞敏洪的创业故事耳熟能详,而代表中国最具创新力量的中关村自上世纪80年代起就从不缺少奋斗故事和暴富神话,张邦鑫在这一片热土上也的确享受到了创业快感,财富最高时达千亿元。

      但一切都猝不及防。2021年7月,“双减”落地,作为最大的教培机构,好未来损失惨重。这家中国最大的教培公司,不得不停止K9培训,不得不开启一场大型的裁员,也不得不开始一次漫长的转型。

      就像一个生活宽裕的中产突然要咬紧牙关过日子,对于好未来来说,一件眼前无法避免的事情就是,搬家,搬去略显荒凉但租金便宜的远郊。

      2021年12月22日,张邦鑫为最后一批教培老师举办了一场直播欢送会。直播最后,他道出了苏轼《水调歌头》中的名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在镜头前双手合十给大家深深地鞠了个躬,张邦鑫转身离开。

      即便对于好未来员工来说,这也是难得一见的张邦鑫的动容时刻。在教育圈最被关注的两位企业家中,俞敏洪率真外向,张邦鑫低调内敛。

      裁员无法避免,但从裁员的方式,能看出一个企业经营者的性格。好未来的前员工们对张邦鑫的评价是:善良、厚道、性格比较正。

      “他其实没有像其他的互联网公司那样迅速地裁员,他一直在想一些办法,包括可能有没有一些新的业务,能让更多的员工留下来。但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这个形势一直在变,他也没法做出太多的承诺。”

      另一位接近张邦鑫的好未来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因为业务范围和公司规模不得不缩小,张邦鑫裁员也从自己最亲近的人动手,曾经在张邦鑫身边工作的人都是率先选择离开。”

      对于好未来员工们来说,裁员只是显性的挑战,而隐性的问题是,“双减”之后,好未来的股价迅速断崖式下跌,很多员工之前拥有的股票和期权大幅贬值。

      张邦鑫同样给了安抚措施。

      “之前很多员工都把年终奖换成了股票,肯定会比较吃亏。比较感动的是,当时邦鑫表示等公司过了这段艰难的时期,帮大家把股票折合成现金,给之前选股票的员工一部分补偿。”

      有好未来的员工这样评价张邦鑫:“他心理很强大,我觉得他是属于那种外表看起来很谦和,对人很好很nice(和蔼),但其实内心会很坚定,他认定的事情也比较坚持,对于打击的承受力也很强。”

      张邦鑫用20年时间,成功将好未来带到中国教培老大的位置,创立8年时间就在纽交所上市,市值曾高达580亿美元,几乎是新东方的两倍。大厦倾塌后,若地基还在,还有重新出发的可能。

      准备好过苦日子

      俞敏洪曾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表示,他会不定期邀请新东方的高管团队到家里吃饭,晚上一边吃饭喝酒,一边聊天,仅2019年新东方团队在俞敏洪家里聚餐吃掉的烤全羊就有20只。他还在坝上草原置办了一个度假村,新东方的会议有时就会放到那儿开,大家纵马高歌,尽可能放松地讨论工作。

      相较之下,张邦鑫更喜欢安静地思考,少说多听。在好未来员工眼里,“张邦鑫一般很少发脾气,但也很难看到他对什么事情异常欣喜。他喜欢思考和反省,如果员工有对的想法,他不介意员工跟自己辩论。”除此之外,张邦鑫喜欢打太极,好未来前高管们还有个太极拳班。

      深思熟虑,也体现在好未来的转型上。

      在新东方已经风风火火地尝试了3个多月的农产品直播带货后,3月18日,张邦鑫才终于对公司的未来有了确定的想法:好未来将全面转型,向科技服务和生命科学等方向发起探索。这意味着好未来将不再只是一家教育公司,而是转型为一家科技公司。

      这看起来是个模糊的方向,而且转型之前,张邦鑫不得不先把教培业务的历史遗留问题解决好,并对公司进行一次大瘦身。

      所谓历史遗留问题,即在2021年12月31日之前,好未来彻底停止K9学科类培训,服务完最后一批学生,送走最后一批老师。而大瘦身则具体表现为:分批裁员、办公设备内部售卖以及公司搬家。

      据好未来前员工李翔回忆,在搬家之前,好未来在丹棱SOHO办公室里还组织了一次办公设备内部销售市集。员工离职后,空出大量闲置的电脑等办公设备,员工如果有自用需要,可以用很低的价格内购消化。

      事实上,2018年11月,好未来以13.2亿元的价格拍下北京郊区昌平沙河镇的一处综合性商业金融服务业用地,建设用地面积28622平方米。但由于员工数由近10万减少到1万,暂时也不会再投入资金盖楼,“当时想把研发搬过去,但现在也不太可能了。”一位好未来员工向《中国企业家》透露。

      裁员无法避免。首当其冲的是“未来之星”和“好未来战投”等部门,“可能只有一些岗位留那么一两个人,处理一些后续的工作。反正大家也理解,没有办法的事。确实公司里没有自己的位置和角色了,其实离开应该是最好的。”李翔告诉《中国企业家》。

      为此,张邦鑫还特意向员工们强调:“对于离开的人,大家不要去非议。未来公司要向新的业务转型,可能要度过一段很艰难的时期。”

      相比裁员,更让张邦鑫痛心和惋惜的是曾经一起奋斗过的高管们的离开。

      “行业大环境发生变化,公司肯定已经配不上一些高管和干部了。”没过多久,好未来公司总裁白云峰、CFO罗戎纷纷宣布离职。

      白云峰2005年加入好未来,自2011年4月起担任高级副总裁,2016年10月起担任好未来教育集团总裁。2020年1月21日,好未来宣布任命白云峰为公司董事。目前,白云峰已担任莱特兄弟联席董事长,该公司是专业从事飞行训练设备研发制造和服务的高科技企业。

      罗戎则从2014年起就担任好未来教育集团的CFO,现已加入百度担任CFO。在此之前,罗戎还曾在微软、联想、艺龙等公司供职。

      不过,好未来的家底还算不错。根据好未来的财报,截至2021年11月30日,公司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额为28.37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0.57亿元。

      互联网基因与得失心

      既然曾经的岁月已经留不住了,那张邦鑫和好未来还剩下什么?一个回答次数最多的答案是,科技基因。

      2020年初,《中国企业家》曾做过一个数据统计,在教培领域的两大巨头中,新东方在教育科技领域的公开投资事件共77起,而好未来则达到156起,比新东方的2倍还多。此外,好未来在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投入方面也属于各大在线教育公司的第一梯队。2018年,好未来还成立脑科学实验室,与多所高校合作探索脑科学领域研究。

      李翔在看到好未来转型新方向的第一感觉是,欣慰。在她看来,“好未来是在线教育公司中,科技基因很强的之一。”但也有一些人认为,正是因为张邦鑫对互联网的重视,让其在与同行的竞争中稍微乱了节奏。

      在2021年12月22日的那场直播中,张邦鑫反思当时的处境时说道:“是不是增加了学生的经济负担,是不是制造了焦虑,扪心自问,或多或少都是存在的。”

      在此之前,好未来确实被卷入到在线教育广告投放的大战中。一位好未来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邦鑫太重视学而思网校了。”对互联网的敏感,可能导致了另一个客观结果,一向淡定佛系的张邦鑫在互联网教育的竞争中,也跳进了红海。

      张邦鑫早在四川大学读本科时期,首次接触了互联网教育,当时他打算报考北京大学的研究生,通过一个叫考研网的论坛,他找到很多往年的真题和学长学姐的经验,2002年他成功考上了北大硕博连读,在此期间,他创办了学而思(好未来前身),并随后收购了考研网。

      互联网的基因一直根植于张邦鑫的脑海中,学而思网校早在2010年1月就已上线,后来学而思网校换过六任总经理,从教学光盘到录播再到直播做过不少尝试,并在2016年首次探索出了双师大班直播的模式。

      关于学而思网校的故事,除了张邦鑫笃定互联网一定是未来趋势外,还有一个故事版本是,张邦鑫当时在学而思的线下班见到一位学生母亲,她的家庭并不富裕,但为了给孩子上辅导班,舍不得吃饭。这唤醒了他的同理心。

      张邦鑫同样生于农村,他的父母也并不富裕,他想起妈妈当年为了供他上学所付出的代价。所以他立志一定要通过互联网教育,把学而思老师课的价格降得更低一些,服务更多孩子。

      2018年暑假,转型和迭代数次的学而思网校进行了第一次大力宣传,当时的学而思网校承包了多个地铁站通道,来势凶猛。但当时投放还更多是聚焦在线下场景,学而思依靠过往积累的口碑,意在为线上导流。

      2020年,随着疫情暴发,在线教育迎来井喷式发展。2020年3月底,猿辅导完成一笔在线教育史上最大的融资——10亿美元,高瓴领投;6月底,作业帮又宣布获得7.5亿美元融资。随后就掀起了新一轮的广告投放大战,媒体报道当年暑假猿辅导、学而思网校、作业帮和跟谁学四家暑期营销的推广预算分别达到15亿元、12亿元、10亿元、8亿元。

      此外,2021年,好未来在学而思网校的基础上,又大肆推广“题拍拍”,主打清华北大解题官,真人在线解题。然而,在一部分从业者看来,“好未来多少有点太着急了,被带了节奏。”在此之前,猿辅导和作业帮均有类似功能的产品布局。

      关于张邦鑫和好未来是否被带乱了节奏,好未来的前员工们并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但相比新东方,好未来还是参与了那一波。”好未来前员工向《中国企业家》证实,张邦鑫确实曾亲自管过一段时间网校。

      不过,这种观点也有“事后诸葛亮”的味道,当时身在局中,要想不下牌桌,参战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随着“双减”落地,学而思网校的业务再也无法开展。在最新的转型方案中,好未来称过去多年积累的优质教研资源沉淀在教研云,覆盖全国近百个版本,上千万道精品知识点、学习视频、实验素材、互动素材等等,这些技术和工具都可以赋能给急迫数字化转型的公立学校。

      此外,好未来还提供多类课件制作工具,包括图文课件、2D与3D交互课件制作,以及一站式组卷系统,可以按照章节、知识点快速选题出卷并自动排版,全方位赋能老师教研备课。更重要的是,经过各种突发性考验,好未来认为自己可以承受住在线人数暴涨10倍以上的流量洪峰,沉淀了足够的技术能力。

      深度思考、持续学习

      除了技术沉淀,另一个被员工们所津津乐道的话题是,好未来的学习和思考的文化。

      “双减”之前,每年教育行业有两大峰会,一个是GET大会,一个是好未来和新东方联合举办的GES大会,这是深入了解各个创业者和企业家所思所想的重要机会。

      “台上的演讲嘉宾大部分都急于向外界推销自己公司的产品,只有张邦鑫讲的内容,是关于教育的本质的思考。”一位行业从业者告诉《中国企业家》。

      思考与反思,也确实是张邦鑫留给内部员工最大的印象。在好未来内部,每年的3月开年和8月周年庆,好未来都会召开全员会,这也是数万员工与创始人思想同步的机会。

      “他的思考力非常强,每次都有新观点,演讲也很坦诚和实在,励志的鸡汤很少,主要是关于公司业务发展和决策的反思,甚至是自己的不足。即便是在政策监管影响较大的时候,他也很善于从不好的地方去找到积极的因素。”一位好未来员工这样评价张邦鑫。

      张邦鑫被认为是偏感性的理科生,喜欢哲学性地思考。在他的管理下,公司组织文化也形成一定的特色,好未来的员工们内部盛传公司有三宝:述职、月报、万米跑。

      述职主要体现在对员工的考核方式上。在好未来,员工考核有一套独特的方法,“尤其是高管绩效,一半看业绩,一半看企业文化,综合决定你是否可以晋升。每个价值观对应一些行为,如果自评是优秀,你得举出具体的案例。”

      月报则集中体现了张邦鑫的思考文化。在员工们看来,张邦鑫是一个学习力极强的人,学习热情很高,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给员工带来一些新的观点,且能持续保持这种空杯心态。

      在张邦鑫的理论中,学习有三个途径:从书本学习,从人学习,从一些事物学习。因此,张邦鑫鼓励高管层或者业务负责人要把面试当成一种学习,在面试的时候,去观察不同人的思考方式。“你可以拿问题去请教别人,这样你就不会把面试当成一种负担,如今这已经变成工作中一种潜移默化的习惯。”

      一些离开了好未来的人,还常常受益于在好未来工作时期养成的工作习惯,“邦鑫老师非常强调学习和反思,强调向内归因,直到现在我也会经常去复盘,有哪些心得,反思哪些做得不好。”

      而万米跑则是好未来对全体员工的要求,每年都会举办一次,高管们也必须参加。

      在好未来的公司文化中,充满了这种朴素与真诚,很多员工即便离开了好未来依然十分爱护这家公司。在公司里,员工们亲切地称呼张邦鑫为“邦鑫老师”,而张邦鑫也表现出对每个员工的尊重,“如果你跟他约了事情,他到晚了,他都会跟你认真道歉”。

      甚至有很多员工表示,如果有合适的机会还是会选择回到好未来工作。而正是这种潜在的吸引力,让离开了好未来的人也相信好未来可以继续走下去。

      张邦鑫的性格底色背后,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关。

      张邦鑫曾讲述,爸妈以前做小买卖加工馄饨皮。张邦鑫在菜市场生活了十年,看到很多商贩缺斤少两,经常被人找过来,但他家从来没有人找过来。

      爸妈告诉他一个道理,人家买一斤的,你给他一斤一两;买两斤的,你给他两斤一两。多一两,他回去怎么称都不会少。这样做会吃亏一点,但这样做有保证。这让张邦鑫意识到,每个人的标准是不一样的,如果自己的尺度严一点,那么能保证大部分的人舒服。

      因此,张邦鑫在刚创业做学而思时,他设立的规矩是小班教学、开放课堂、随时退费,家长可以旁听,如果觉得不满意随时可以退钱。等到好未来的规模越来越大,他还一直跟教师们强调,“教不好学生等于偷钱和抢钱。”同时,他也坚信做强比做大更重要。

      带着这种信念,张邦鑫带着1万人再次起航,只是这次面对的可能是更大的未知和风浪。

      2021年12月11日,在学而思的告别会上,他引用了弘一法师的话:“人生最不幸处,是偶有一失言,而祸不及;偶一失谋,而事幸成;偶一恣行,而获小利。后乃视为故常,而恬不为意。则莫大之患,由此生矣。”

      (文中王少杰、李翔为化名)

    (责任编辑:王婉莹)

    精彩图片

    手持180亿元现金,42岁张邦鑫离开中关村

    2022-04-07 08:06 来源:中国企业家
    查看余下全文
    红运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