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潮人徐雷坐上京东第二把交椅

    2021年09月29日 08:24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记者 黄 鑫

      9月6日,京东集团宣布京东零售CEO徐雷升任京东集团总裁,负责各业务板块的日常运营和协同发展,向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汇报。

      一贯低调的徐雷因此被推向了大众视野。人们想知道,这位被称为“潮人”的新任京东“二把手”来自何处,将带领京东走向何方。

      与京东共成长

      不爱接受采访的徐雷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穿潮牌不穿西服,喜欢摇滚,有文身戴耳钉,也因此有很多“江湖传闻”。不过,接近他的人表示,这些“江湖传闻”大多不可信。

      其实,徐雷并非空降的京东总裁,他是与京东一路成长一起走来的“老人”。

      公开资料显示,徐雷2000年至2002年曾就职于联想集团,负责联想集团品牌及各产品网络推广工作;2002年至2007年就职于专业网络营销服务提供商好耶广告网络,历任销售总监、客户部执行总监、副总经理、北京公司总经理等职务。

      从这段履历来看,徐雷在市场营销方面经验丰富。有报道说,也正是这个原因,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将徐雷介绍给刘强东,以提升京东营销业务。

      2007年,徐雷正式任职京东商城市场营销顾问,负责组建京东商城市场公关部,全面负责京东商城广告推广、公关宣传、品牌建设、政府公关、校园及企业营销等工作。那两年,京东商城开始呈爆发式增长,品牌知名度和用户覆盖面也大幅提升,徐雷显然功不可没。

      然而,2011年,徐雷离开了京东,去了百丽投资的优购网担任首席营销官,其中原因众说纷纭。不过,两年后,徐雷又重返京东商城任职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市场营销工作。离而复返,足以说明刘强东对徐雷营销能力的肯定,而徐雷对于京东也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此后,徐雷在京东扎下根来。2016年,徐雷担任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着手推动了京东商城APP、PC和微信手Q等前端业务及团队的闭环整合,组建了商城营销平台体系,极大提升了京东的营销和运营效率。2017年,徐雷在京东的地位再一次提升,担任京东集团首席营销官,全面负责集团整体包括商城、金融、保险、物流、京东云等业务在内的整合营销职能,并向刘强东汇报。

      2018年7月16日,京东宣布实施轮值CEO制度,这是京东首次在内部实施轮值CEO制度,由徐雷兼任首任轮值CEO,全面负责京东日常工作的开展。

      也正是那一年,京东遇到了创业以来最艰难的阶段,在2018年底举行的京东商城战略会上,徐雷说,“京东正面临至暗时刻”。京东随即主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而徐雷是这次改革中重要的“操刀者”。“必须把很多历史问题解决掉,才能够往下走。”徐雷说。

      不走寻常路

      徐雷显然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在徐雷众多的“江湖传说”中,创“618”是记者求证属实的一个。据了解,早期京东一直将6月设为店庆月,并命名为“红六月”,这是京东对标天猫“双11”的活动,与天猫只突出一天的促销不同,京东设置为1个月,是为了拉动更多销量,也为了缓解物流压力。

      2014年,徐雷提出放弃“红六月”,做大“618”,他认为促销仍然可以进行一个月,但是突出一天才能让消费者记住一个符号,那就是京东的“618”。这个大胆的想法得到了刘强东的大力支持,最终,“618”取代了“红六月”,成为现在与“双11”同样重要的电商大促节。数据显示,2021年京东“618”累计下单金额超过3438亿元,同比增长27.2%,创下新的纪录。

      在2020年的京东“双11”启动仪式上,徐雷还贡献了自己的脱口秀首秀。当时,徐雷外着一件破洞牛仔上衣,露出里面的潮牌T恤,脚蹬一双黄色运动鞋,俨然就像一位脱口秀嘉宾。徐雷风趣地说,把京东“双11”启动会办成脱口秀大会,是因为传统方式太枯燥了。

      2020年10月28日晚,徐雷又穿着一身潮牌卫衣走进直播间,与携程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首度同框直播,两人还组合唱起了《新合作路上的摇滚》。数据显示,直播当天,京东平台酒店销售额同比增长776%。在徐雷与梁建章组合的背后,则是携程将核心产品供应链陆续接入京东。

      2020年1月,刘强东在致全体员工的新春信里,提到对京东的重新定义,即从“零售和零售基础设施”到“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从这里开始,京东把自己竞争力的核心定位为供应链,而不是零售。

      此时,京东独特的“积木理论”的重要性便凸显出来。因为京东要开放供应链,就需要更为复杂的组织架构。而在此前,徐雷就提出在组织架构上进行“积木化”改造,将他们拆分为前台、中台和后台。中台和后台的产品和服务要能适应前台的需求,像积木一样快速灵活地拼接。

      保持紧迫感

      在2021年京东零售“618”誓师大会上,徐雷说,“在我们环顾四周的时候,会发现外部环境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且变化的速度远超以往。外部环境的快速变化更加验证了京东零售此前确立的全渠道、平台生态、供应链中台等各项战略的正确性,验证了我们的方向和方法都没有错,也更加坚定了我们要深化这些战略的信心。”他提出,京东零售的理想是“卖全天下的货”和“去全天下卖货”。

      徐雷曾经做过包括零售、金融、保险、物流、京东云等多个业务的整合营销,习惯于从全局视角看京东。他说京东零售要“卖全天下的货”,不仅要帮更多企业把产品更好地卖出去,还要帮他们更好地生产。为此,京东零售通过反向定制助力企业数字化升级转型,已为超过1000家制造企业打造反向定制供应链,未来3年要服务超过1万家品牌及工厂。

      同时,京东还在全国各地陆续启动“一城一策”式城市专项服务,推出“产业带厂直优品计划”“京心助农”等,帮助中小微企业降本增效;持续打造高质量农产品品牌,实现了消费升级和农户增收的正向循环。去年10月,京东发布“三年带动农村1万亿元产值成长”的目标。“到目前为止,此项计划进展顺利,并且有希望超额完成。”徐雷透露。

      徐雷还提出,京东零售要“去全天下卖货”,不仅要继续推进零售基础设施的投入和建设,还要持续推进全渠道战略。目前,在西藏林芝市的“一区六县”,已经实现了京东家电专卖店全部覆盖,直接将“万人县城”的网购速度从1个月提升到2天至3天;今年6月初,京东在西藏的首个大型智能物流仓正式启用,更多消费者可以享受到“上午下单、下午收货”。

      徐雷说,要时刻保持紧迫感,不仅要关注当下、关注同行业,更应该关注消费者,以及跨行业乃至更大视角范围内的变化,这样才能始终保持警觉,做出更迅速的反应。也因此,在京东各项实体业务越来越扎实的当下,他更新了京东这艘“大船”的定义——新型实体企业。

      “像京东一样兼具实体企业基因和属性、数字技术和能力的新型实体企业,正是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重要力量,将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发挥巨大价值,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徐雷说。(经济日报记者 黄 鑫)

    (责任编辑:刘朋)

    精彩图片
    红运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