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虎年元宵节“十五的月亮十七圆”
    元宵节当晚何时赏月最佳?日落后两小时是赏月的好时机。“一是此时的月亮看起来感觉特别大;二是月亮呈现漂亮的银白色,赏心悦目;三是月亮的地平高度较低,适合拍摄‘连月带地景’的美照。”林愿说,随着时间的...详细>>

      作为每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唐宋以来,元宵节成为一年中最热闹的节日,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如赏花灯、吃元宵、猜灯谜、舞龙灯等。历法与民俗,天道与人文,于此夜水乳交融,敏感多情的诗人,在节日中感受日月流转,体验世态人情,心中的情感与眼前的景况交织成文,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词。

      元宵佳节,中州盛日,都门弛禁,火树银花,花灯如昼,更有明月逐人,暗尘随马……灯与月与人,全都是诗。璀璨绚烂、馥郁芬芳、莺莺燕燕,视觉、嗅觉、听觉,饱餍、饱满、饱绽,诗人们耳目骋足之余,却偶尔又会有一丝失落在心间萦绕……

      白居易《正月十五日月》

      岁熟人心乐,朝游复夜游。

      春风来海上,明月在江头。

      灯火家家市,笙歌处处楼。

      无妨思帝里,不合厌杭州。

      此诗作于824年,52岁的白居易正处于杭州刺史三年任期的最后一年,西湖治好了,白堤修好了,六井疏浚了,有水兴利,岁熟年丰,百姓自然人心乐,所以到了正月十五,大家有条件也有兴致从早玩到晚。元宵、中秋等节令名称宋代才通用,唐人诗题,还多用正月十五、八月十五。天气也好,春风从东海熏来,一轮明月照在钱塘江头。

      唐朝城市平时宵禁,元宵节“放夜”三天,这一制度为后来的历朝历代所继承,市民在夜里可以自由穿梭于里坊街巷,形成“灯火家家市,笙歌处处楼”的热闹景象。笙歌是乐器伴奏下的踏歌,踏歌也叫“踏谣”,史载唐睿宗曾选长安少女千余人,于元宵节表演踏歌三昼夜。到宋代,这种节庆活动更为丰富多彩,照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的记载,北宋汴京元宵节,开封府要在皇城宣德楼对面广场搭起一座山棚做演出舞台,“奇术异能、歌舞百戏”轮番上演,就像一台“春晚”。

      至此,前三联诗属于杭州,属于元宵节,结尾一联则属于白居易个人,他说无妨思念京城长安,但不应因此而对杭州生厌,在前面说了那么多杭州的好,最后却以如此微妙的情绪作结尾。方回在《瀛奎律髓》里评论,“杭自唐固已盛矣,然终未若京都长安之盛”,似乎在比较长安与杭州元宵盛况时,白居易是理智上倾向长安,情感上不舍杭州的。

      与白居易不同,在苏轼的元宵节回忆中,杭州是无与伦比的。

      苏轼《蝶恋花·密州上元》

      灯火钱塘三五夜,明月如霜,照见人如画。帐底吹笙香吐麝,更无一点尘随马。寂寞山城人老也,击鼓吹箫,却入农桑社。火冷灯稀霜露下,昏昏雪意云垂野。

      此词作于1075年,38岁的苏轼刚刚从杭州通判调任密州知州。词题记为“密州上元”,词却从钱塘的上元夜写起。钱塘也就是杭州,苏轼此前在那里度过了三个元宵节。上阕写灯、写月、写人,有声、有色、有味,“更无一点尘随马”,反用了苏味道《正月十五夜》诗“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有意思的是,周邦彦也有一首元宵词,《解语花·上元》说“因念都城放夜。望千门如昼,嬉笑游冶。钿车罗帕,相逢处,自有暗尘随马。年光是也。”长安、汴京的元宵都暗尘随马,杭州却“无一点尘”,江南气候诚然清润,但苏轼的偏爱也显而易见。

      杭州有多热闹,密州就有多冷清。寂寞山城,火冷灯稀,天要下雪人又老,没有人如画,没有人吹笙,没有香吐麝,有的只是农桑社的箫鼓,“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密州州城却像陆游笔下的山村,地域经济不平衡的历史看来也很久远了。

      就在这个密州上元的5天后,也就是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苏轼梦到了亡妻王弗,写下那首《江城子》,梦中的明月夜里只有短松冈,上元的冷清到此竟转为“无处话凄凉”了,“十年生死两茫茫”,或许上元那日,他就想到与王弗阴阳相隔已整整10年了吧,密州上元的冷清,可能不仅因为杭州的缺席,也是因为王弗的缺席。

      苏轼在不在场的情景下思念杭州的元夕,在杭州元夕现场的人又是怎样的呢?

      辛弃疾《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按照邓广铭的系年,这首词写于1170年,辛弃疾30岁,归宋八年后首次出任京官,那时杭州早已是都城临安了。

      上阕写临安元宵灯会的盛况。“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有人说是灯,比如唐圭璋《宋词三百首笺注》就持此观点,今天的元宵节,以LED灯线缠绕花树形成“夜放花千树”景观是很普遍的,若说南宋时仅以点亮的灯笼悬于枝头就是“夜放花千树,吹落星如雨”,则未免牵强。莫若说是“火树银花合”的烟花,银花千树遇东风,化作流星万点,美轮美奂。街市上车马喧阗,鼓乐如沸,灯月交辉,鱼灯舞龙灯舞一夜不停。周密《武林旧事》有专门的“灯品”一节,列出无骨灯、魫灯、珠子灯、羊皮灯、罗帛灯、走马灯、绢灯、竹灯许多品类,羊皮灯可演皮影戏,绢灯可展示灯谜,心灵手巧以成五花八门。此书又载,“节食所尚,则乳汤圆子……”这便是汤圆了,与辛弃疾约略同时的周必大有《元宵煮浮圆子》诗,首云“今夕知何夕,团圆事事同”,又说“珠浮浊水中”,珠自然是汤圆,煮过汤圆的汤水是浓稠了许多,不过以“浊水”形容之,显然不如“乳汤”高明。

      下阕由景及人,“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元夕盛况通宵达旦,平日深居简出的女子,此时结伴盛装出游。李清照的元宵词《永遇乐》亦咏此景,“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人多成众,所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他或是她,即是那人。那人又是谁?说法有三:女子,词人自己,失去的汴京。其实在这里,指谁都是煞风景的行为,辛弃疾写的就是自己“一个人的元夕”。

      当然,之所以幽独伤心,却的确因为有个念兹在兹的汴京长在怀抱,辛弃疾想不到的是,在那个早已失去的汴京,却也有人和他一样,过着“一个人的元夕”。

      元好问《京都元夕》

      袨服华妆着处逢,

      六街灯火闹儿童。

      长衫我亦何为者,

      也在游人笑语中。

      公元1225年,元好问35岁,距离他写出“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已过去了20年,这一年,他在汴京过元夕,写下了这首诗。

      “袨服华妆”,指游人们衣服光鲜妆容华贵,前两句一派热闹繁华歌舞升平的气象,三四句一转,我在乐景中随波逐流,长衫在此却又突兀孤立,既不合时宜,又暗示道义担当,果然,一个隐晦的发问,包含着无奈的自嘲,同时也是对前面所铺叙的场景的否定。何以至此?蒙古灭金的战争持续了24年,这是第15年,在战争中,元好问已失去了山西老家的家园和兄长。11年前,金国在蒙古的压力下,把都城从中都(北京)迁来汴京,而在这个元夕的8年后,汴京也将属于蒙古人。

      从华灯盛景到世态人情,元好问看到的是繁华升平,如他所说,面对元宵良夜,人们的游赏并没什么好坏对错,他自己也但愿沉醉其中。然而,从那隐晦的自问来看,很不幸他终究还是成为了他并不想成为的那个独醒之人。

      除了“春风来海上,明月照江头”,白居易还有另一首元宵诗说“明月春风三五夜”,按我国的历法,元宵节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立春后的第一个月圆之夜,所以明月与春风成为节日标配,是天道与人文的和合,千百年来,人们迎接元宵、欢度元宵,既守传统,又出新意,却一直喜爱着这春风与明月的意象。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千年前,北宋欧阳修用一首诗描绘了元宵节的欢腾和聚合。正月十五是春节年节的尾声,有着万家灯火的团圆和相守。古人如何定义元宵节?元宵节流传千年的习俗有哪些?如今全国各大城市又有哪些著名的灯会?

      天上月圆人间团圆

      《说文解字》里记载:“元,为始;宵,为夜。”元宵节是农历新年的第一个满月,古时,人们将满月的日子称为“望月”,所以元宵节被称作“初望”,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元宵节最早起源于汉代。西汉时期,正月十五的日子已受重视,汉武帝正月上辛夜在甘泉宫参加祭祀活动,被后人视作正月十五祭祀天神的先声。而后,西汉《太初历》将正月十五列为重大节日,到汉文帝时期,才被正式命名为“元宵节”。

      元宵节又名“上元节”,古书《岁时杂记》记载,这是因循道教的陈规。原来,道教因为崇奉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于是把三官的生日作为重大节日。而天官正月十五日出生,所以,正月十五日就被称为“上元节”。在这一天,掌管人间命运、主持生死公道的天官会亲临人间巡察善恶,并赐福人间。上元节这天,人们为了迎接天官,都要燃灯、贴对联。

      元宵节在立春之后,植物长出枝芽还未开花,但是赏五彩缤纷的花灯成为闹元宵的一种风俗,花灯比春天的花更早地来到人们的生活中。

      按照中国民间传统,一年复始,春回大地,天上明月高悬,地上彩灯万盏,人们观灯、猜灯谜、吃元宵,其乐融融。民间有“正月十五闹元宵”的说法,和春节以家庭为单位的合家欢聚不同,元宵节讲究的是走出家门普天同乐,逛庙会、赏花灯、猜灯谜,热闹非凡。

      吃元宵的风俗也是沿袭至今。在“初望”这一天,食用一种和圆月相似的食物——汤圆(元宵),表达对幸福生活的追求。起初,这种食物叫“浮圆子”,后又叫“汤圆”或“汤团”,皆和“团圆”字音相近,寄托美好的祝福。所以,民间一直有“天上月圆,人间团圆,碗中汤圆”的说法。

      在一些地方,元宵节还保留了走百病、迎紫姑的风俗。明清时,北京等地正月十五日,妇女在夜间齐约外出行走,且须上桥,可健身去病,称为“走百病”,是一种消灾祈健康的活动。“走百病”也称“走桥”,如今在江苏苏州一带称为“走三桥”。

      带着浪漫色彩的节日

      今年元宵节恰逢西方情人节之后的一天。其实,在中国古代,元宵节是一个充满浪漫色彩的节日。平日里足不出户的女子可在这天出门赏灯,这也为青年男女提供了相遇机会。可见,元宵节为人们创造了一个传情达意的好机会,也是中国古代的“情人节”。

      “男妇嬉游”是元宵节特殊的人文景观。有一则小故事,司马光是有名的礼法之士,他的夫人在元宵夜打扮着准备出门看灯,司马光说:“家中点灯,何必出看?”夫人答道:“兼欲看游人。”司马光说:“某是鬼耶?”可见,在封建社会,妇女出门,不仅是为了看灯,还要看人。

      从中国历代诗词歌赋中不难看出元宵节的浪漫温馨。辛弃疾在《青玉案》中写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描述的正是元宵夜时男女约会的情景,含蓄而婉转。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道,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再比如,欧阳修笔下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写出了恋人在月光柳影下两情相依的景象,以及元夜的相思之苦。

      在一些古装电视剧中也有类似描述,比如《大明宫词》,有太平公主在元宵之夜邂逅初恋情人的情节。星星点点的灯光下,两情相悦的人祈愿恩爱长久。

      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的年轻人已不需要通过元宵这样的节日才得赐良缘,元宵节作为中国式情人节的意味淡化,中国古人的浪漫故事保留在千古流传的诗词中。

      旧纸绢里的“元宵集市”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郦波曾在一档文化类节目中谈及,社火花灯在明代达到兴致的高峰,当时元宵节的法定假日为历史上的最长时间,整整放10天假。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明宪宗元宵行乐图》,更是将500多年前紫禁城内“闹元宵”的景象刻画得淋漓尽致。

      时间拨回至1485年的元宵节,明宪宗朱见深下令在宫中隆重庆祝,皇宫内外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人人身着喜庆服饰,愉悦之情溢于言表。宫廷画师从早到晚跟随宪宗皇帝,将所见的热闹场面如实记录。

      这一天,皇宫中办起了民间集市,其中最主要的娱乐项目是赏灯。各地官吏纷纷向皇宫进奉特制灯饰,各种花灯的设计精美绝伦,让人眼花缭乱。花灯也各有寓意,比如太平有象灯(象形灯)象征天下太平,五谷丰登;官运亨通灯(官人灯)表示仕途顺利,步步高升;蟾宫折桂灯(蟾蜍灯)喻指科举及第,应考得中;八方招财灯(螃蟹灯)意味着招财进宝,纵横天下;人畜兴旺灯(兔形灯)代表吉祥好运,诸事顺意。

      为了增加节日气氛,宫廷还请来杂技班子,有钻圈、魔术、倒立等表演,令人目不暇接。杂技表演旁边还有专门的乐队来助兴,敲锣打鼓,呐喊助威。

      如今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透过泛黄的纸绢透出来的民俗剪影,参观者仍能感受往日元宵的喧哗与欢腾景象。

      著名灯会各有千秋

      “一曲笙歌春如海,千门灯火夜似昼。”灯会作为元宵节的民俗文化保留至今,从正月初一到元宵,全国各地纷纷举办灯会,形成了各大城市的传统和地方特色。

      南京人有句俗话:“过年不到夫子庙观灯,等于没有过年;到夫子庙不买张灯,等于没过好年。”南京秦淮灯会是中国著名的灯会之一,集中在夫子庙地区举办。相传在东晋、南朝时期,南京作为当时中国的首都,秦淮河畔居住了很多达官贵人和豪门名士,每到元宵节效仿宫廷张灯结彩,由此元宵办灯会的习俗形成。

      上海豫园灯会是新春期间上海知名度最高、影响力最大的活动之一。整个灯会以传统灯展结合现代科技理念,利用九曲桥的九曲长龙形状和特有水面条件,以湖心亭与东方明珠遥相呼应为背景,创作了许多形象生动、市民喜闻乐见的大型主题灯彩,别具一格。每年此时的豫园也被称为上海最有年味的地方之一。

      盐都、美食、灯会和恐龙,是四川自贡的代表词语。自贡灯会盛行提灯、点灯杆、挂宫灯与莲花灯等欢庆活动,近年来在制作工艺上频频创新,如用瓷器餐具制作灯具,用丝绸等制作绢灯,颇具地方特色。自贡灯会还将群众喜闻乐见的故事、民间传说等用灯的形式巧妙表现,使灯具能看又能玩。

      另外,北京延庆的冰灯节和浙江乌镇的水灯节也是别具地方特色。在北京,冰灯节时期的龙庆峡好比巨大的冰宫殿,数十米高的冰瀑一泻而下,搭配栩栩如生的冰雕艺术品,为元宵节增添了一份冰上的绚烂多姿。元宵这一天,乌镇的街道上、青苔石阶上,都是璀璨夺目的灯火点点,河流上也漂浮了各色各样的花灯,水灯节让这个历史悠久的古镇焕发出一种雅致的古典风韵。

      除夕未远,桂华已流照百川;春雷待发,万众正企盼丰年。

      正月之望,玉盘高悬,年韵绵延半月,双节前后相连。礼炮漫天,歌舞翩跹,张灯结彩,满城璀璨。仰望祥龙腾跃,下观瑞狮狂转;四海齐声笑语,九州共同欢颜。是为元宵之盛景也。

      “元”者,万物之始;“宵”者,月圆之夜。一年之中,盈月始来。国人以月满喻人圆,上自议政庙堂,下至市井所在,千门万户,流光溢彩,必以鼓舞之姿,昂扬之态,托明月之心,寄团圆之情,抒和合之怀。祈愿家兴人旺,吉顺美满;敬祝山河锦绣,国泰民安。

      元宵,亦称上元。每至此时,文士多暇,对酒而品珍馐,赋诗以传佳话。回望欧阳修人约黄昏,辛弃疾众里寻他,元好问笑语游人,姜白石香车宝马,或相思旖旎,或满目风华。且观火树银花,高跷游走,旱船曼摇,秧歌竞扭,猜解灯谜,揽亲觅友,牵手摩肩,情韵悠悠。此元宵之趣,古今一也。再看汤圆蒸腾,糯米润甜,形若元宝,色如银钱,南北殊异,各有洞天,然其阖家幸福,寓意如愿。此元宵之念,天下一也。然则,若无太平之世,何有此趣此念乎?可知,一瓦顶成家,一国笼万家,有了强之国,才有安之家。故曰,此趣此念,有赖国之强也。

      躬逢新时代,幸甚至哉,举杯邀明月,豪情满怀。歌曰:上元佳节兮春意兴,黄发垂髫兮乐融融;神州浩荡兮星如雨,中华儿女兮圆梦行。

    红运快3